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提要]只有画好分镜图,动画电影才能进入后续制作环节,最后变成一部银幕上的大电影。王川毕业于北大中文系,他笑称画分镜跟写小说一样,也是一门讲故事的艺术。《魁拔2》有望不久以后也将登陆影院,这部影片他仅画分镜就画了九千多幅图,耗费他近一年的心血。

 

分镜师王川正在纸上画分镜图

  望京科技创意产业园一幢办公楼的四层,无论白天什么时间,都能看到数十位年轻人在埋头制作动画电影。墙上张贴着动画片的海报,公示栏还醒目标注着“《魁拔2》离杀青还有××天”的字样。大平台一排排的办公桌显得有点拥挤,有点类似网吧的感觉。作为青青树动漫公司的董事长,王川不设自己单独的办公室,也是一张普通的办公桌,桌上摆着电脑和触摸显示屏,还有笔和纸张。在这里,他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电影分镜师。

  在普通观众眼里,分镜师是干什么的,对制作一部电影起着什么作用,可能有点陌生。王川打开电脑里的一个文件,一连串类似连环画的图片跳了出来,有的图片画面场景细致入微,有的图片则寥寥几笔,仅画出人物轮廓,每幅图片还配有文字说明。这就是他画的《魁拔2》的部分分镜图。他拿起桌上的一把定位尺,装上一张白纸,就在纸上画分镜图。

  王川画分镜图已经20年了,在业内资历很深。“分镜是导演的工作语言,表达他对电影的意图。跟实拍的故事片相比,动画电影的分镜更加严谨,一定要把一格一格的分镜图画出来。”他介绍,拿一部动画片来说,先写好了剧本、设计好动漫形象,然后就要根据剧本画分镜图。

  他打了个比方:画分镜,就是把剧本文字转化为画面,用一幅幅图来讲故事。王川经常和其他主创一起,讨论电影里的人物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讨论每个细节,然后再动手画。他解释,画分镜图跟连环画不一样,必须脑子里装着观众,考虑观众坐在影院里看电影时的视听感受,要用画面把故事讲得流畅,让观众看得舒服,“最厉害的分镜师就是能把一个无聊的故事讲得很有吸引力。”

  一部时长一个半小时的动画电影,大概有两千个镜头,但要画六千至九千个分镜图。“我们团队有十几个分镜师,大家一起画,但我一个人要画一半。”王川打了个手势说,顺利的话,一天能画五十幅,但没有想法的时候,一天可能一幅也画不出来。只要没有其他事情,每天他都会坐在桌前画分镜图,一天要画十几个小时。跟故事片不一样,动画电影要求分镜图最好不多不少,画多了就白白废弃了。《魁拔》画了很多场戏,但最后都扔掉了,“可能你画了两个星期都白干了,真的很心疼!”

  只有画好分镜图,动画电影才能进入后续制作环节,最后变成一部银幕上的大电影。用王川的话来说,要是分镜师不行,整部动画片肯定不行;画分镜图十分考验一个人的耐性,需要坐下来踏踏实实画,耐性不足的根本干不了这一行。

  王川毕业于北大中文系,他笑称画分镜跟写小说一样,也是一门讲故事的艺术。分镜师只要具备基本美术功底就行,并不需要像画家那样作画,掌握讲故事的节奏更重要。他还经常看美国电影来“充电”,连连称赞《蝙蝠侠》系列导演诺兰的分镜画得特别好,“干这行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谁很厉害谁很一般!”

  王川对自己创作的动画片很有信心。费时四年制作的《魁拔》去年推出后,票房虽不如意但口碑极佳,为国产动画挣了颜面。《魁拔2》有望不久以后也将登陆影院,这部影片他仅画分镜就画了九千多幅图,耗费他近一年的心血。

责任编辑:邹思贤

热词:

  • 王川
  • 电影
  • 动画
  • 分镜师
  • CNTV动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