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动画需要“度量衡”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8日 14: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手机看视频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我们一直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日本、美国的动画片做得好,而中国的动画片却是另一个样子?有人把原因归结到画功,有人归结到投资,有人归结到市场,有人归结到更细致的一些动画制作环节中去。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的真正所在。

  懂得历史的人都知道,秦始皇对中华民族的最大贡献不在于建造了万里长城,而是实现了中国的大一统,统一了文字和度量衡,使得中国的文化、经济得以全面发展。因为只有统一,才能发展。

  这个道理,应用在动画界,一样合适——中国动画界需要统一的度量衡。

  日本动画如何一夜完成300多个镜头

  全日本有几十上百家动画公司,其中,有大型元请公司(指自主制作的公司,包含完整的制作工序),像我们熟知的Production I.G、Madhouse、Sunrise等;有可以做制作协力的下请公司(指主要接受外包制作的公司);还有各种专门的工作室,专门负责背景、摄影、原画等。但是,无论任何一家公司,它们的制作环节、专业术语、薪酬制度,都是相同的。而且,很多公司的规模都不大,租一间小民宅,雇3到5个制作人员进行,再找几个作画人,一家公司就成立了。

  我们看到的每一部日本动画片,就是在这样类似小作坊的公司中诞生的。做动画是一件非常消耗人力的工作,所以,全日本的动画制作都是相通的,可以把工作发出去,发给自由作画人,发给其他公司。作为一家元请公司,最重要的工作是做前期的各种设定,安排整体制作进度等,具体的制作工作是外发给其他下请公司、专门工作室做的。

  日本动画的档期很紧张,经常出现今天画好的动画明天就要播出的情况,这要求全日本所有的动画制作公司的制作流程、专业术语、薪酬制度完全一致才可能实现。举个例子,300多个镜头的摄影任务交给一家公司一夜时间根本做不完,只能同时交给好几家甚至十几家摄影公司去做,而每家摄影公司的要求、水平都不一样,最后各自做出来的东西怎么才能合到一起呢?对一部作品来说,原画、动画、作监、导演、演出、摄影、上色这些人可能根本不在一家公司,甚至根本不在一个国家,他们之间的沟通如何进行?原画怎么知道演出的表演意图?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有一个前提才能实现,这个前提就是——统一的度量衡。制作环节是动画的度,专业术语是动画的量,薪酬制度是动画的衡。

  中国动画厨师多,工匠少

  对中国动画界来说,这三样东西不统一,就很难发展壮大。中国动画不缺画功高超的人,不缺有钱的投资商,缺的是整体的管理理念,缺的是统一的制度。

  我们不是没有优秀的动画作品,不少公司和个人做出来的东西都很好,很多在校大学生的毕业作品非常优秀,这些都是彰显个性的“万里长城”,的确伟岸,的确精美。但是,如果不能建立全国性的或至少是地区性的统一制度,那么,即使再有钱的公司也会垮,再有才华的个人也会消失,再有人气的作品也会“坑”。

  现在的中国动画界,没有任何两家动画公司的制作流程完全相同,没有任何两家动画公司的专业术语完全相同,至于薪酬制度的差异,更是天差地别。

  这就决定了每家公司都只能自己做自己的东西,如果外发出去,就会产生极大的问题。首先是薪酬问题,同样是加工动画,哈尔滨一张8毛钱的时候,无锡一张5块钱,如果哈尔滨的公司想把工作发到无锡做,可能么?再说制作方面,国内现在很多公司影线还是用黑色铅笔画的,但受到日本影响的公司都开始用彩色铅笔,那他们之间就没有合作的可能了。在制作环节上,有的有修型,有的有作监,有的虽然有作监但是其实干的还是修型的活,有的没设计稿,有的有设计稿,有的设计稿是一个人画的,有的设计稿只是一张概念图,这些公司之间虽然使用的专业术语相同,但是本质上并不是一回事,交流起来,还是会产生很多障碍。

  怎么办?我们需要一个标准化的制作制度。打个比方,你家楼下有一个中华餐馆,做的土豆丝很好吃,但当你旅游到另一个城市,还能吃到同样味道的土豆丝么?可是,你能在全世界的麦当劳吃到一样味道的东西,这就是标准化制度的意义。中国菜可以做得很好吃,可以尽情发挥厨师个人的能力,但是换一个厨师,一切都变味了。中国动画人要摆脱凭借个人能力在自己地头的一亩三分地折腾的状况,要更远更大的发展,必须引入标准化流程,让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术语、每一分回报都钉是钉铆是铆。

  就我个人来说,不是什么天才,我的画功很一般,擅长画点机器人,画人不崩坏,动作感还行,镜头知道点,会写几个字,头脑不算糊涂,仅此而已。在中国,满大街都是比我画得好的人,然而,我们做不出好看的动画片;在日本,满业内都是画得不怎么样的人,但是日本的动画看着顺眼。

  想要中国出现动画大师,我们要做的就是培养好多工匠,然后让这些工匠能靠自己赚的钱养活自己,之后自然就会在这些工匠中诞生出一位位大师。所以,我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制作技术藏着掖着,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人,可以在离开我们之后,把我们的技术、环节和理念散发出去,像石子投进湖里激起的涟漪,一圈一圈扩大。做动画,不需要天才,不拒绝蠢才,放下大学生的架子,增强小学生的信心,从一点一滴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地走起来,中国动画产业才有灿烂的明天。(孙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