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图:近日,冯宇坐着轮椅在为家人洗衣服。

  她是一个命运多舛却异常坚强的女孩。她从小左眼失明,两岁时左脸被狗咬伤缝了18针至今还有疤痕,6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半身被截肢。肇事车主6年来只支付了2000元医药费,一家五口人仅靠做建筑工的父亲每月两千来元的薪水维持生计。

  正在坪山新区坑梓秀新学校就读初一的冯宇的遭遇是如此不幸,但她稚嫩的脸上却自始至终挂满笑容。每天坚持为家人洗衣服,生活逐渐能自理,爱写作,爱画漫画人物,梦想成为一名画家……

  飞来横祸半身被截肢

  6年前,刚从重庆老家转学到惠州市惠阳区金辉中英文学校没多久的小冯宇,穿着妈妈新买的裤子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去学校,途径惠阳区秋长镇三角塘附近一工地时,被一辆满载水泥的大卡车从其身体中部以下碾过。横空飞来的一场车祸从此改写了她的人生。

  这场事故,生性乐观的冯宇妈妈周成芬至今回忆起来,依旧十分心酸。2006年10月8日早上6时多,10岁的女儿冯宇上学前对着正在洗衣服的妈妈说:“妈妈,我拿个苹果去学校哦。”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再次见到女儿,却是一个多小时后,冯宇躺在重症病房半身被截肢(包括截去生殖器、肛门及双下肢)后的样子。

  “真可惜新裤子和泡泡糖都轧烂了。”这是小冯宇被抬出急诊室时,对妈妈周成芬说的第一句话。再次回忆起,本来开朗的周成芬眼泪禁不住掉了下来。

  时隔6年,冯宇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半身被车轧过后,她还用手支撑着坐起来。没感到害怕,还以为是做梦,就感觉眼前密密麻麻的黑影,模糊一片,下面全是血。送到医院后,她还记得自己不停对急诊室医生说,“腿好痛!”“我的腿还在吗?”直到一个医生告诉她已经没有了腿,她才安静下来。

  高位截肢后,小冯宇开始了长达三年的住院生活。二次植皮,三次生殖器、肛门重植手术治疗,还有每天不断的小手术,大大小小的手术折磨着她残缺的身体,她一次一次从鬼门关逃了回来。

  绝望中重塑生活信心

  “过去,我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可是自从我十岁那年出了车祸,我的自信心被彻底粉碎了,心里只剩下绝望。”在冯宇的作文《断翅也能飞》中,她这样写道。

  在冯宇自己看来,自己瘫痪的6年,来自社会的关爱让她逐渐从消沉中走出来,有了活下去和快乐的力量。

  冯宇回忆,当年在加护病房,她每天都痛不欲生,做噩梦,脾气变得很烦躁,自信心消失得无影无踪,护士怕她做傻事,将她两只手都绑了起来,“曾经想不开,觉得老天对自己很不公平,想过自杀。”

  一件事让冯宇突然想通了。那是有一天,一个九十多岁的老爷爷也住进那间病房,他身旁围着许多人,但他苍白的脸上一直挂着亲切的笑容。可是等那些人走后,他的表情很痛苦。直到晚上,护士查房,发现他已经去世了。“那一刻,我知道了,老爷爷为了让亲人放心才忍住痛苦,我还整天发脾气,不是让亲人替我担心吗?我不能这么自私。”

  仿佛一夜之间长大,冯宇再也没有做出过激的行为。而护士的照顾,爷爷奶奶从重庆赶来照料,学校老师和同学写给她一封封充满鼓励的信件,还有当肇事车主不承担医药费,巨大的创伤面溃烂恶化时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伸出了援助之手……让她开始懂得感恩,懂得要快乐,也要带给别人快乐。

  2009年,冯宇转学到秀新学校。来到学校后,冯宇说,她最感谢的就是教六年级的语文老师王芳。三年来帮她抬轮椅到教室,帮她温习语文,买《梦想的翅膀》、《张海迪故事》等励志书籍帮她找回信心,生日时送给她玩具熊,送给她女儿亲手织的围巾,买被子床单……“她对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

  “只有开心地走向世界,你才会看见明媚的阳光。”冯宇的作文中写着这样的一句话。

  坚持为家人洗衣服

  昨天早晨,冷风吹来,空气中还透着深浓的凉意。

  走进坪山新区坑梓社区梓兴路68号一楼出租屋里时,冯宇,坐在轮椅上,扎着长长的马尾辫,穿着绿色的外套,红色格子裙,正在洗一家五口人的衣服。

  把衣服平放在爸爸特制的桌上用刷子使劲刷,手伸进冰凉的水中一遍遍清洗衣服,一边推着轮椅一边拉着桶里的衣服到晾衣处,最后一件件晾在和轮椅差不多高的衣杆上,一个多小时,冯宇洗完了所有衣服。记者数了数,有20件。

  记者把手放进水桶中试了试,尽管已是初春,但水依旧无比冰凉。“不怕手冻吗?累不累?”“不怕,这点小事难不倒我。”冯宇笑着告诉记者。

  “周一到周五,她5时半就起床了,洗完衣服再去上学,我那会都还没起床呢。周六周日会晚一点。她坚持要洗。”妈妈周成芬有些心疼地说,年前有一天女儿感冒生病,她让女儿休息不要洗衣服了,冯宇怎么都不同意,坚持要洗完。

  这样的日子,冯宇已经坚持了3年。3年来,她从出院回到家里,坐在轮椅上,逐渐学会了洗衣服,学会了在出租屋狭窄的过道里穿梭自如,学会了自己推着轮椅上学,学会了扎胶花挣零花钱,学会了生活自理,每天放学回家都会帮妈妈洗菜洗碗拖地,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想告诉自己,也告诉别人,虽然我失去了双腿,但是我不是废人,我还有双手。”

  “她用第一次扎胶花的钱给我和她爸爸一人买了一双袜子。”提起女儿扎胶花,周妈妈语气中充满了骄傲。

  小学五六年级时,冯宇和同学一起到附近的花厂,找老板说想学习扎胶花。了解基本手法之后,她和同学每到周末,或者寒暑假,就窝在她家扎手工花。“第一次扎了五六百朵蝴蝶花,赚了5块钱。”

  冯宇用第一次亲手赚到的钱到附近的2元店,给爸爸妈妈一人买了一双袜子,剩下的一元给弟弟买了零食。“第一次扎花的手肿得跟包子一样,不过很开心。”

  轮椅上的漫画梦

  每到周末,洗完衣服,冯宇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画画。没有老师教,只有一本《漫画素描课程》,那还是学校的语文老师王芳送给她的。

  记者在她小小的房间墙壁上贴满了漫画海报和她画的画,还有一张荣誉证书,六年级时她获得了坪山新区数学手抄报三等奖。每张画上,都是穿着超短裙的长腿美少女。“我希望自己有长长的双腿。”冯宇小声地说,挂着笑容的脸上露出一丝酸涩和痛苦。

  冯宇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画画了。她只记得,从小学二年级记事开始,她就很喜欢画画了,每次家里吃完的一包包的挂面,她都会把包装纸留下来,在上面画画,画房子,画老家门前的小树,“那时家里穷,没有零花钱,逮着什么纸都会在上面画。”

  车祸出院后转学到秀新学校,同学们知道她喜欢画画,看她画的好看,纷纷找她帮忙画画。“体育课同学都出去了,我就坐在教室里画画。”

  冯宇说,小学时的美术成绩每次都是A,上了七年级后,美术课不多,不过最喜欢的还是画画。“我最大的梦想是,有一天,能成为一个漫画家。”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高位截肢女孩想当漫画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