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为坚持纯艺术创作,为数寥寥的毕业生以教课和接活儿来补贴生活开销。

  又是一个艺考季,考生的热忱与江南的春寒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湖北武汉的考生小梅构想着入学后的幸福生活:“一进大学就能赚钱了”。小梅计划从大一开始在校外培训机构当助教,她告诉《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好学校意味着高收入,中国美院的学生一天能挣800元,而湖北省内学校的学生就只有200元左右。小梅估计4年毕业后月收入至少能超过6000元。

  那么,现实中的艺术毕业生在结束了四年乃至更久的专业学习后,是否能过上小梅憧憬的生活,或者在各自专业道路上迈出扎实而长久的步子?大学艺术教育是否满足了艺术类学生的需要?

  毕业生:迷茫者、坚持者

  从小擅长绘画的马冰(化名),读高中时因数学成绩不好,在母亲的启发下报考了艺术类专业。他在上海师范大学动画专业和天津南开大学中国画专业中选择了后者。毕业后,马冰先后从事过游乐场文案策划、漫画公司编辑、艺术网站编辑,去年9月,他结识了京城的一个画商,却没想到成为此“画贩子”的工具,参与过流线作业,以极低的价钱为“画贩子”创作。不堪忍受的马冰已回了老家,目前为自由职业。

  与深陷迷茫的马冰相比,龚旭有着明确目标并努力坚持,尽管只身奋斗显得有些孤单。2006年从中国美院附中毕业后,龚旭考入中国美院油画专业本科。2010年毕业后,他租住在杭州滨江区的工作室中进行创作。他告诉《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在杭州,像我这样的从事架上绘画的青年,目前从绘画中直接谋取收益是不太方便的,创作几乎不能提供生活开销。”为美院成人教育学院学生上课以及零散接些绘画的活儿,成为这个1986年出生的上海男生维持生活和创作的主要来源。

  当年与龚旭一同毕业的40名油画专业同学,有升学读研的,有在杭州的各艺术考前班任教或自己开设考前班的,也有毕业就回原籍任教的,亦不乏陆续转行的同学,目前仍在坚持纯艺术创作的只有三四人,90%的同学放下了画笔。

  当被问及是否有同学因毕业后放弃专业而遗憾或后悔的,龚旭连说了2个“没有”,甚至告诉记者“可能有不少人还后悔自己读了这个专业,当时如果纯艺术外有别的选择,会再作选择。”龚旭告诉记者,油画系要找到对口工作比较困难,相比设计类专业就业面要窄一些。有个同学毕业后开了淘宝店,但连续半年没有什么收益,靠举债维持生活。

  也有一部分同学毕业后成为艺术类专业考前培训班的辅导老师,这就是考生小梅向往的月入6000元的日子。但龚旭告诉《艺术评论》,现实情况并非那么乐观,2000年至2007年、2008年,各地艺术生源分散,考前班招生相对容易。2008年以后,地方的高中逐渐摸到了门路,把考生推荐到那些与美院挂钩的考前班,以此提高升学率。“2010年毕业后再做考前培训,生源成了问题。系里一位同学毕业后做考前培训,班上只有10来个学生,一年中上课时间只有6个月,收入不足5万元,只能维持基本生活。”

  1988年出生的李舜,去年从中国美院造型学院新媒体艺术系毕业并凭借毕业创作《格物致知——关于杭州的记忆》获得一个艺术活动的雕塑新人奖。他告诉《艺术评论》,大一起他就与同学合作开学校进行考前培训,从20多个学生发展到100多个学生,“大二”时就买了一辆车,他认为“办学校和做艺术并不冲突”。目前他已将学校转手给同学,自己准备接着读研。

  无论是勉强生存还是凭借考前班捞金,目前在杭州、北京、武汉、南京等美术院校周围聚集着不少暂时找不到理想工作、以高考培训谋生的毕业生和在读生。中国美院从事美术教育专业教学的王犁不无忧虑,“有能力搞高考培训的都是业务水平在中等以上的学生,三五年下来或许技术还跟得上,但心已经回不来了。困苦打不倒人,但糖衣炮弹会打倒人。”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美院毕业后的无奈:养不活自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