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过去的2011年,对于天津动漫人来说是丰收的一年,天影集团的《兔侠传奇》一举拿下华表、金鸡两大殊荣;滨海动漫人王川执导的《魁拔》也获得了票房口碑双丰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本市滨海新区还有一家土生土长的神界漫画公司,在不久前结束的首届动漫奖颁奖典礼上,他们一举拿下了最佳漫画作品、最佳新媒体动漫作品和最佳动漫创作作者或团队三项大奖。从不为人知的默默积蓄,到荣誉加身,神界漫画一夜之间成为了中国动漫产业的龙头,在这份坚持中他们到底付出了怎样的辛酸。带着疑问,记者日前对公司负责人陈维东进行了独家专访。

  跟着老婆来天津

  1991年,学习油画的陈维东从杭州师范大学毕业,和如今的很多大学生一样,最初他也曾陷入了迷茫。“当时和一些朋友到了北京,在圆明园画家村画油画。我非常喜欢哲学,因此那段时间经常思索一些问题,总觉得通过油画很难将自己的想法推广出去,可我又是个特别希望和外界交流的人。”陈维东透露,在那段迷茫中,一本日式漫画给了他启迪,“那阵子很多年轻人都喜欢看日本漫画,说真的当时我对它并不了解,跟如今很多做这一行的不一样,我进来时完全是个陌生的状态,但我深深地感到漫画会容易让我传播一些思想和见解,是一种特别的语言工具。于是,我决定试着做一些漫画,让它们为我服务。”

  恰恰在这个时候,陈维东迎来了爱情的曙光,为了这份爱,他抛下身边的一切,与妻子一同来到了她的家乡——天津。“其实现在想想,真的觉得很幸运。如今的天津,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动漫产业聚集地,因为这里的文化土壤深厚,很多土生土长的天津人都有着超乎寻常的创作欲望,正是我们的共同努力,才创下了今天的成就。”

  画漫画靠相声

  苦尽甘来,很多人都忘不了曾经的艰难岁月,陈维东同样如此。“从1993年做漫画开始,经历了很多艰辛,从四处奔波投稿,到有些积蓄租了房子,再到公司的组建,这中间的故事每个创业中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随着公司逐渐步入正轨,陈维东也有了更多接受世界先进理念的机会,“那一段有些机会可以出国,但每一次跟人家交流,都觉得特别尴尬,因为中国没有自己的漫画流派,你拿着自己画的日式漫画去给美国人看,人家根本不重视你,那种自尊心受伤的感觉,难以名状。”痛定思痛中,陈维东提出了日后被全世界刮目相看的“新中国漫画理论体系”。

  “那时候,全世界的漫画有四大体系,欧式、日式、美式和港式,我就觉得只要做得和你们不一样,做到四不像,那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漫画。”于是,在2004年陈维东提出了自己的理念,“首先,要是全彩色的;其次,要借鉴中国传统章回小说的体系;最后,就是把我们幽默、调侃的草根文化发扬光大,将其做变形、夸张化处理,因为漫画跨越语言的优势,这将成为吸引全世界读者的优势。”而为了把握好幽默、调侃的基调,从那时起陈维东也给自己布置了新的功课——听相声,“那时不停地听,直到现在一有机会我就会去天津、北京的茶馆吸收经验。”

  13岁读者最关键

  有了想法,陈维东很快投入了具体工作,就这样,一本叫做《知音漫客》的杂志诞生了。“首先,我改变了日本连载漫画,一页只刊登一版的惯例,采用四格格式,一页相当于日本的四页;然后就是尽量减少日式无病呻吟的风格,强调简练、夸张的造型。”说到这一理念,陈维东坦言主要是考虑到了中国的实际情况,“日本可以几千人画漫画、投稿,然后出版社只选用几个人的。但我们不行,我们不是出版社,是制作公司,我养不起这么多人,也不能像日本那样操作。”

  就这样,《知音漫客》迈出了还算成功的第一步。而与众不同的陈维东,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那时,十八九岁的青年都是绝对的日本漫画迷,我知道自己很难改变他们,于是,就做出了去争取13岁读者的决定。当时给自己定了一个5年战略,等他们到十八九岁的时候,中国所有年轻人就都看我们的漫画了。”经过分析,陈维东认为国内在电影、音乐、电视等所有领域对13岁至18岁的青少年都是一个真空,“漫画恰好填补了这个空档,而19岁之后,因为上大学、工作,其它娱乐形式会接踵而至,读者也会出现大幅度分流,漫画就不会吸引他们了。”

  “限娱”有利动漫发展

  从最近几年的趋势来看,似乎中国动画的发展已经超越了漫画,但陈维东却并不这么认为。“如今,整个中国的动漫产业就如同木桶原理,漫画是木桶的长板,而动画却是短板。为什么,因为现在的中国动画走得仍旧是日本模式,只是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才没有受到日本冲击。”说到这,陈维东提到了不久前广电总局的“限娱令”,“这个政策好,我支持,我觉得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限娱令会让中国动画有大幅飞跃。我们知道,在日本TV动画都是周播模式,一个星期一集。可我们的习惯却是当年盗版商养成的,一天一集甚至一天两集,电视台天天催着制作方,每天都有压力在那,怎么可能做出好的作品,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制作公司又不可能无限制雇佣工作人员。所以,质量就越来越差。”

  我要走苹果模式

  谈到未来,陈维东有着很多的想法,最重要一条就是让公司逐渐走上授权经营模式。“我很欣赏耐克、苹果的运营模式,我有知识产权,我可以让人去制作我设计的东西,但最终的销售权还是要回到我的手上。我只要掌握了价值标准,剩下的为什么不可以授权给别人,那样不论书籍、动画、电影,还是相关后期产品都可以从中得到利润。”

  一个看上去好似商业帝国的未来,但陈维东却仍旧认为自己是个文化人。“绝对不是商人。我只是希望用这些方法去传播我开创出来的东西,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接下来一定是文化的发展,这个文化要扶植起来并向全世界传播,要依靠每个人的力量。”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滨海漫画夺三冠 专访:陈维东的漫画人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