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FRACTALE是由从哲学角度研究亚文化的文艺批评家的东浩纪(左)编剧,前两期动画考察里的也被提及的脚本家冈田麿里(中)做系列构成和脚本,以及和另一位当红70后动画人山本宽(右)导演的组合制作而成。仍然是noitaminA档的动画,2011年1月新番。

  探寻FRACTALE的真相

  梦这种“无”的东西是不行的。只要“有”的东西。

  ——爱丽丝漫游城市(1973年 西德)

  FRACTALE、外壳、奇美拉

  男女邂逅。素不相识的女方将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女留在男方那里,就消失了踪影。深感困惑的男方跟少女在一起待上一段时间后,就把女孩交给了警察。然而少女却从警察处逃出,再次回到男方身边。

  FRACTALE第二话的简介?非也。这里的男方和女方既非克莱因和芙琉奈,少女也不是奈莎。这是维姆·文德斯导演和脚本的爱丽丝漫游城市(1973)这部德国老电影的一个场景。据FRACTALE的导演山本宽(以下简称山叔,曾参与制作编导以热带雨林的爆笑生活,AIR,凉宫春日的忧郁,Kanon,幸运星,神薙等作品为代表的人气作品的日本70后动画当红导演,是那朵花导演长井龙雪的劲敌)所言,他把这部双女主角登场的公路电影作品作为了FRACTALE的样本,并给脚本家的冈田麿里在构成这部作品之前看了这部电影的DVD,传达了想以这个作为参考的意图。

  而眼明的各位看官想必早已心中有数,在FRACTALE里这种对过去作品的露骨参照,效仿和再现可以说随处可见。就连山叔自己也没有特意掩盖这一事实,在媒体里公开有受到宫崎骏和庵野秀明的许多作品的强烈影响。所以,可以说FRACTALE就是某种意义上通过拼接而成的作品。

  在映像面,正如该片的角色设计师、总作画导演的田代雅子的证言所说的,“首先是被要求走‘吉卜力作品的风格’”,一眼就能看出有下意识地模仿吉卜力,第一话里的被坐在飞艇里的三人组追的女主人公芙琉奈和主人公的克莱因相会的剧情展开

  与不思议之海的娜迪娅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而芙琉奈所乘的滑翔机

  则怎么看都是风之谷娜乌西卡所乘的输送艇;

  追逐芙琉奈的格拉尼茨家三人组(恩莉,塔卡米,布察)

  则是照套娜迪娅的柯兰蒂斯一家

  (不过柯兰蒂斯一家本身也是时间飞船系列的三恶人的再现);

  更不用说双女主人公中的一位的芙琉奈只不过是无数的克隆体中的一人这个设定

  让人想起的新世纪福音战士中的绫波丽。

  在更为细小的地方,作为管理FRACTALE系统的僧院祭司长,没能成为世界之钥(女主人公)而处于世界之钥(现女主人公)芙琉奈对立面的木兰

  的声优就起用的是曾经献声娜乌西卡

  的岛本须美这一想法,

  恐怕也就是在EVA里庵野秀明把曾经在美少女战士里扮演与邪恶战斗的14岁少女月野兔

  的三石琴乃起用作以29岁的年长者身份守护乘坐大型机器人与敌抗争的14岁少年少女的葛城美里的声优的想法的拷贝罢了。

  当然,这里举出的仅仅只是主要的例子,FRACTALE里还存在着许多其他的原作捏他(当然也包括我还没有注意到的)。可是本文的目的并不在此。

  而FRACTALE本身恐怕也并不是旨在仿照老作品。山叔自身也说过“虽然我常常被看做在想做一些王道复古的作品,可是这形式本身只不过是开始的第一步而已”,也就是说,这个仿仅是为了达成目的的手段而已。

  那么FRACTALE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答案恐怕就是这四个字,脱胎换骨。

  关于制作FRACTALE时频繁参照的宫崎骏,庵野秀明这两位作家,山叔把自己和现在的动画界的情况融合着如此说道。

  97年这一年,我想是动画对世界的描绘方式开始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的一年。在我自己称其作“动画死亡之年”的这一年里有幽灵公主和THE END OF EVANGELION在电影院里上映。而这两部作品,则可以诠释为宫崎(骏)和庵野(秀明)导演在对着世界责怪着“已经无所谓了就这样吧”的瞬间。

  (中略)

  也就是说我想这一年应该是动画在描写世界的行为上受到挫折的瞬间吧。从此汉字的“世界(日文读作せかい)”消失,而与不知所云的片假名的“セカイ”相关的世界系作品出现了。而接下来“セカイ”也淡去,迎来日常系。碰巧我是在从世界系转向日常系的转换期里进入到这个业界里的,可以自鸣两种系别都是理解着过来的。但是当我思考“这是我想做的东西么”的时候,我就回到了97年。于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用自己的双手再一次“描绘这个世界”。

  这里山叔的解释是否妥当我们暂且不谈。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根据山叔的解释)山叔所表明的,想用自己的双手描绘宫崎和庵野放弃描绘的“世界”这一点。

  正像动画考察系列1,2里那朵花和放浪息子的脚本家,同样也是该片的系列构成和脚本家的冈田麿里说到的“出发点不是‘想要看这种动画’或者‘想到了有趣的点子’,而是在谈论‘这个时代应有的动画形态’或‘要把什么作为消息传递出去’这种包含了动画业界在内的大环境状况的时候,FRACTALE的世界观就浮现上来了”,FRACTALE比起其或好或坏的娱乐性,山叔的想要说的“话”这个主旨在制作中更为优先。

  也就是说,FRACTALE的“目的”——这部作品恐怕想要尝试的是,把宫崎和庵野所确立的娱乐体的文体和构造照搬过来,再去更新从97年起动画界放弃描绘的世界模型和想象力。

  皮肤和筋肉不动,而换去骨架,去除内胎——也就是“脱胎换骨”。

  那么这个新换的骨架又是什么,而把内胎去除后又放进去了什么呢?山叔是为了把关于换去什么,又换来什么才是正确的的这个原本问题的形象实体化,才找来了这部动画的编剧东浩纪和脚本冈田麿里。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动画考察3 探寻FRACTALE的真相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