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谢其章

  1936年10月,在上海举办的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上,有作品入选的老一代漫画家,几乎凋零尽了。2009年丁聪、张仃相继去世,当时我写了一句话:“张仃的去世,真的是标志着中国上世纪30年代漫画的辉煌一页将要翻过去了。”2012年1月8日,黄苗子去世,表明三十年的辉煌漫画史,真正地完全地结束了。

  很多人不知道上世纪30年代是中国漫画艺术的巅峰,也不了解黄苗子早期漫画作品的艺术水准,三联书店编辑出版黄苗子的《画坛师友录》时是这样介绍黄苗子的“黄苗子是美术史家、美术评论家、著名书法家”。而在我的印象中,黄苗子首先是漫画家,然后才是别的什么家。

  几年前我出了本书《搜书记》,封面的主要元素取材自黄苗子上世纪30年代为《小说半月刊》绘的封面画。有人拿给黄老看,黄老笑着说:“这不是我画的吗?”老人宽容了我的“侵权”。其实,我很有机会讨黄老的一幅画或一幅字,最终还是没有去讨。多年来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一直在翻找旧刊物里黄苗子的漫画,这个活儿别人想干也许干不成,因为与黄苗子早期美术活动最紧密的两本画刊《小说半月刊》(1934年)和《大众画报》(1934年),全份收藏者,全国除鄙人之外未闻有第二人。

  黄苗子二十岁出头时,便已经给报刊画漫画、画插图了,并参与编辑了也许要算是小说类期刊中最精美最大型最珍稀的《小说半月刊》。

  该刊创刊于1934年5月,上海大众出版社出版,主编乃中国现代都市画报先驱梁得所。前两期为16开小本,貌不惊人,自第三期改版,面目大变,令人炫目。开本、封面、插图、版式,无一不风骚独领。

  黄苗子几十年后重见《小说半月刊》(上海图书馆为他复制了一套封面)都疑惑不已,当年会有这样漂亮的大开本文艺刊物?

  也正是从第三期开始,版权页“编辑”一栏出现了黄苗子的名字。其实,在第一、二期已有黄苗子的插画,第一期署“黄祖耀”(黄苗子的曾用名),第二期往后就都是署“黄苗子”了。自第三期始至终刊(第19期)封面画大都出自黄苗子之手(另有梁白波、段蓬、韦度各画一期),由于是彩色封面,加之开本宽阔,视觉诱惑力超强,完完全全展示出海派风情。

  当我拿着《小说半月刊》去小店复印时,许多人都惊讶过去曾有过如此美妙的封面画。黄苗子在封面画下的签名很特别,“草字头”拆两半中间夹一个“田”字,横写。那一时期很流行这样的签名方式。

  作为《小说半月刊》的美术编辑,黄苗子还为刊物画了一组《作家漫像》(亦称“作家漫写”)。 自第三期开始连载,每期二到四位作家,先后被黄苗子画到的作家有(我一直没搞清楚黄苗子“画谁不画谁”的标准,是凭名头还是凭他个人的好恶?也许黄苗子本无标准,没画到的只是没来得及画而已):鲁迅、老舍、周作人、朱湘、丁玲、庐隐、冰心、田汉、洪深、欧阳予倩、唐槐秋、邵洵美、徐志摩、刘呐鸥、黑婴、穆时英、孙福熙、丰子恺、许地山、王统照,共二十人。

  仔细看《作家漫像》,总会在隐蔽处巧妙地安置着黄苗子的签名,如鲁迅是藏在裤角,周作人是藏在领口,王统照是藏在耳朵。

  第一组漫像是鲁迅、周作人、老舍、朱湘。鲁迅和朱湘画的是全身(他俩之外就都是头像了),黄苗子在画像边加上一段旁白。周作人的旁白很省事,直接用了半年前(1934年1月)周作人作的“五十诞辰自咏诗稿”。到了鲁迅那儿,语气里有了黄苗子的调侃口吻:“五十多岁的老头儿,生产于专出师爷的绍兴,做过化学和生物学的教书匠,出身是东京的医学生,而如今,是文坛的权威,一个通红的老头子。毛胡子永远是这样浓,大褂子永远是这样旧,走在路上你最多只当他是个测字先生。可是文章的锐利尖刻,却是天下所有的武器所不及!杂感文以语丝时代最多,小说则以《阿Q正传》最著,为国际所推崇,其译本现已有英、法、俄、德诸文,文坛的第一把交椅,无论如何也是他的。”

  如今,上世纪30年代的文学家和漫画家全体不在了,在他们的身后是长久的空白,这也许才是黄苗子去世带给我们最大的悲哀。

  《中国科学报》 (2012-01-13 B4 文化)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三十年辉煌漫画史的结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