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钟汉超:用动画和特效赋予角色生命

  上榜理由:入选首批上海地方“千人计划”专家,成功执导《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兔年顶呱呱》,为电影《功夫》、《满城尽带黄金甲》、《龙门飞甲》制作特效。

  问:过去最高兴的事?

  答:许多年前与宫崎骏先生的会面,和他一起讨论如何创作自己的动画;将热衷的数字技术与挚爱的绘画结合,并成为自己的事业。

  问:未来最想做的事?

  答:和同业者一起努力,让中国动画产业进入国际主流文化娱乐平台。

  问:最享受的事情?

  答:在安宁的环境中构思新作品,画出一个个分镜头,不要为投资、为钱发愁。

  问:工作以外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答:看电影、阅读文学作品、打网球、旅行。

  问:最希望得到什么支持?

  答:支持中国动画,不仅只是政府的产业政策导向,而是整个社会的文化生活方式的演进。动漫要成为孩子们认识世界的窗户,也成为青年人、成年人感受生活、享受生活的乐事。更多人的喜爱,才是真正的支持。

  “动画的英文写作‘ANIMATE’,单词的原意就是‘给予生命’。让观众看到的每一个角色、每一个镜头都有鲜活的生命力,这就是电影动画特效的工作。”说起特效和动画,香港电影特效专家钟汉超会突然兴奋。作为首批160名上海地方“千人计划”的专家之一,钟汉超不久前正式落户上海。早在“引进”之前,钟汉超就已经和志同道合的上海同行创建天古数码艺术设计公司,并且成功执导了动画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兔年顶呱呱》。

  在靠近徐家汇的天古数码艺术设计公司里,几台计算机前,电影特效工作人员正在将拍摄好的电影画面定格,讨论如何根据导演的要求给人物渲染背景:多一点灰色显得有杀气,再加一点亮光为角色后来改邪归正埋下伏笔。一旁的另一台计算机前,工作人员正在为一个角色的披风加动感效果:原本耷拉在角色腰际的披风,在十几个连续画面里,每个画面中抬高一点,最终“升”到了角色肩膀处。当这些画面连贯起来时,一秒钟的一个镜头里,披风就有了被风吹起来的感觉。

  渲染氛围、美化画面,是电影特效的基本工作,动画则是特效的一个分支。《功夫》中脚下生风的包租婆、《无极》飞在半空的张柏芝、《满城尽带黄金甲》中满眼的菊花和“箭雨”……这些曾经带给观众快乐和震撼的特效画面,都出自钟汉超领军的特效团队。“技术影响创意,创意带动技术。就是这两者间永续的相互影响和刺激,推动着电影特效的不断前进与升级。”在钟汉超看来,电影特效不仅是现代电影的技术语体,而且有时也是导演的一种艺术语言。

  不过特效语言该怎么用,又该用特效说什么,他和内地一些电影人看法却不同。“现在许多国外的特效大片都会找国内公司加工。有人说中国是个特效大国,但是这仅仅只能说明中国的特效‘技艺’好。”钟汉超说,跟风制作的3D动画和电影层出不穷,但是技术不再为内容服务,成为卖弄、炫耀的主角,让电影看起来像“特效技术大全”科教片。当观众只记得几个超“牛”的镜头,却想不起电影故事时,钟汉超说这并不值得电影特效人骄傲,因为内容空洞最终会抽空特效的基础。“电影人需要对影片的风格有取舍,能实拍的应该尽量实拍,不能太依赖动画和特效。”这位“特效达人”并不建议所有影片都得有动画和特效“锦上添花”。在担任迪士尼《宝葫芦的秘密》的联合导演时,钟汉超没有采用全部动画形式,而是用真人加特效的融合技术,再现这个在中国有50年历史的故事。“上学之后有课业压力,还要评小红花,没时间做游戏,这些几代人都面临的问题,让一个孩子代言,更能让观众产生共鸣。”

  在钟汉超眼中,动画是音乐、美术、建筑、表演综合艺术体。各国优秀动画在给他带来欢乐的同时,也让他开始思考中国动画片的“国际化”之路。尤其是在成功导演《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兔年顶呱呱》后,面对高企的动画电影需求,提供什么样的产品成了他和很多动画人的集体课题。

  “为什么没有海外动画影子的角色,反而更受中国动漫迷的欢迎?”钟汉超说,“中国动画电影的成功,一定要走自己的路。”在世界动画市场绽放光彩的日本动画,如今已经能和美国动画平分秋色。

  在钟汉超看来,产业上学习,创意上不抄袭,让日本动画走出了一条西方语言、东方风格的产业化道路。而动漫“产业”同样发达的韩国,却因为漫画“文化”始终在美、日风格之间摇摆,没有自己的特点,所以在世界动漫市场上并没有太多的话语权。

  钟汉超目前正依托上海的“天古数码”筹备新动画电影《神笔马良》:“锁定传统文化,又有最新的技术,为一个城市以及一个行业培养艺术技术的复合型人才群体,才能让中国原创动画和电影特效真正做大做强。”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钟汉超:用动画和特效赋予角色生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