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匡宇奇

  2011年12月9日-11日,2011(第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是“2012:制度进化与市场尊严”。

  匡宇奇:我觉得缺什么?我不敢说文化产业缺什么?动漫产业有体会。很多人会说缺钱,缺一个好的创意,甚至缺技术手段,我认为都不是。总体来看我真正认为就是缺品牌,缺一个世界性的品牌,这是中国动漫行业缺少的东西。要说有品牌的东西,我想原来蓝猫,有孩子都知道,现在的喜洋洋,但是很难说在国际上能立足,怎么就在国际上立足?实际上在我们行业里面来看,我解释大家老爱用一个概念叫大片,什么叫有面子,我们搞文化人的人都可以理解。

  实际上我们在国外行业中,我们这个行业在国外观众看起来,中国动漫行业是没面子,是相当没面子,为什么?我们出去的东西就像我们的很多产品,大家在国外待时间长都知道,中国产品在国外很便宜,但是大陆没有品牌这么一个类型的东西,买中国货是这样的感觉。而动漫产品更是这样,我认为中国动漫缺的,真正的动漫行业咱们看迪斯尼,或者《哈利波特》这样的产品,一个动漫产品的背后产业支持量,一个GDP在大概100到300亿美金。就是因为他们有品牌,而这个品牌是蕴含了我们行业里面作品有强度,是有信息含量的。我说一个作品怎么收信息含量?怎么叫大片?我们小时候都看过日本《一休》,我很喜欢那个。一个这样的片子大家都知道很喜欢,这样片子很少有人把它列入到大片,为什么把《阿凡达》列入大片,把《哈利波特》列入大片,这个片子有信息强度,《一休》、《樱桃小丸子》很多人喜欢,这个很可爱,这个片子不是不好,但是它形成一个大片含量,里面的信息量从写作到绘画,这一系列蕴含信息量差不多。如果一个片子是由100个信息量形成一个小丸子,还有1万个信息量形成一个小丸子,这样不一样。

  咱们国内动漫行业追求这个高度不太多,特别是刚才聊到互联网业发展,我觉得互联网对文化产品来说又刺激新的消费模式,就是快销。越来越多的快销产品,比如说20年前咱们制作动画片是很专业的方式,做要花很多钱,但是现在Flash很方便。现在很多网络表情很好,这是一个类型,这个类型不能说明动画片或者我们动漫只有这一个方向,走向快销,我认为不是。实际上同时又两个方向,快销的东西越来越快,越来越简化,或者信息归纳量越来越大。

  但是同时作为经营品的东西,因为越来越精,信息含量越来越大,大到像《阿凡达》这样的片子。把这些东西做进去观众才会觉得精,中国动漫行业缺乏这种大片级的东西,比如今年我们做的《魁拔》想往这个方向去,你老不往这个方向去,我们今年发行《魁拔》第一年,做得再精大家不相信,他们不认为中国能出能看称上精品动画片,这个现象让我觉得要追求品牌,或者精品东西,应该还是有市场。

  古永锵:我们最近跟美国梦工厂合作《功夫熊猫》,你觉得中国可以制作熊猫是一个中国形象,中国动漫产业能够产生像《功夫熊猫》这种品牌,距离多远?

  匡宇奇:很认真回答这个问题,分成两个部分,如果在我做出《魁拔》之前,我觉得离的非常远,会做动画片,和会做达到精品高水平动画片,我认为其实比想像远得多。比如《魁拔》在6年以前我们公司决定要做这样高水平的东西,积累了6年时间,工艺上怎么能做出高精度东西出来需要研究和发展。但是现在看来,我认为比如说我们公司摸到门,基本上知道高含量东西称上大片东西怎么做。。我觉得做出来稍微近一点5到10年,我觉得缺的不是这个,我现在发行《魁拔》最大的感受就是老觉得是品牌,迪斯尼或者《功夫熊猫》这个片子,为什么在中国这么火?绝对不是这个片子本身,是跟它的品牌,或者品牌占50%以上的功劳。大家设想一下《功夫熊猫》不是迪斯尼的品牌,不是迪斯尼的推广,有多少人去看。

  中国动漫这个行业缺什么?是品牌,而这个品牌一个最大感受,是要用至少3到5年的积累,一个片子绝对不能说明问题。刚才说《失恋33天》,像这个我觉得很多电影产品,可以把它列入相对于快销,实际是一个快销类型。而动漫行业不一样,它实际不是快销品,动漫行业快销品是网络类型。而我说这种精品品牌积累性的东西,是迪斯尼类型的东西。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匡宇奇:中国动漫行业缺的是品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