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法国巴黎高布兰图形艺术学院动画系主任艾里克·瑞威尔称3D不能取代艺术家

巴黎高布兰图形艺术学院动画系主任艾里克·瑞威尔

  对于中国观众来讲,《巴巴爸爸》、《国王与小鸟》、《疯狂约会美丽都》、《女巫与叽哩咕》依然记忆犹新。法国动画以其特有的“小清新”俘虏了一大批不满足于美式快餐和日本料理的观众们,没有遵循美国动画工业规模化的道路,而是追求在制作上的创新之路,虽然短片多长片少,仍不可否定其在国际动画行业里的领头羊地位。

  很多人并不知道,美国大牌动画工厂里的许多动画师都是来自法国,像第83届奥斯卡(美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驯龙记》的导演 Dean DeBlois,《鲨鱼黑帮》的导演Eric Bergeron以及《功夫熊猫2》的多位主创人员,这些动画师都来自同一个母校,那就是最富盛名的法国巴黎Gobelins动画学院。

  12月6日,由上海师范大学欧洲电影研究中心,法国驻沪总领事馆文化处主办的法国电影沙龙,邀请到了巴黎高布兰图形艺术学院(GOBELINS, l‘école de l’image)国际事务部主任和动画系主任艾里克·瑞威尔 (Eric Riewer )以法国当代动画的喜剧性和叙事为主题,在上师大SH7èmeArt 暨“人文·法国·电影学堂 ”进行了一场讲座。

  “其实可以用很喜剧的方式来表现严肃的问题,甚至悲剧。”艾里克·瑞威尔表达了自己对未来动画领域发展的看法, “我们紧跟科技发展”,但创意人才的重要性依然被强调,“3D不能取代艺术家,我们从未放弃过我们最初的专业领域: 手绘。”

  东方早报:在动画教学方面,培养学生成为全面发展的艺术家至关重要。而在所有的技能中,学校最注重的是哪个,是绘画吗?

  Eric:在我初次进入高布兰学院来领导动画方面的事务时,我首先被要求的就是对教学做出一些改变。作为高布兰学院的任务和使命便是帮助这些年轻的、有才华的艺术家为进入动画行业做好专业的准备。

  高布兰学院动画行业的教学已经存在了35年,前20年的教学模式基本上就是让学生每天手持画笔,磨练绘画技巧。但在当时这个领域的许多制作公司开始运用大量的数码工具,3D也就此诞生。

  一部动画的诞生,都是由艺术家创造了图像,而不是工具或电脑。我想说的是,在大的制作公司中,大家是需要良好地掌握数字技术的,所以在学院中我引进了这场数字革命。高布兰学院的学生在制作动画、手工绘画方面都是一流的,同时也可以做3D。

  东方早报:2D向3D的跨越是一场电影技术上的革命,高布兰学院在3D技术未来的突破性在哪里?

  Eric:3D对于我来说,并不能称为技术上的一场革命,现在比较先进的是全立体化效果的3D,人物仿佛呼之欲出,要走出银幕一般。最重要并不是所谓的3D、4D,而是有吸引观众的故事,调动观众情感,像皮克斯可以在全球范围取得如此大的成功,就是基于这点。好的人物、好的故事以及视觉上的好构思。

  东方早报:学院每年从850名申请人中挑选出25名,是基于怎样的标准来评判的?

  Eric:首先我们很注重挑选学生的绘画能力,学生要能很好地绘画人体、动物以及建筑的各个角度。其次,我们要看学生如何通过视觉来讲述故事的能力,这点非常重要。我们通过每个学生带来的作品集,来了解其创作是否多样化,是否有足够的创造力和好奇心,我们不希望其只是一个好的画者,每次都画相同的东西,更希望作品带有多元性。另外,我们会考虑到在面谈中,观察学生报考的动机、对于动画专业领域的了解程度和该学生长期以来艺术创作发展的路径。此外,我们还会让学生完成一个电影片段的分析,对于一场戏里有多少元素并如何组合而成作出评论。

  东方早报:在教学方法上如何激发学生的创造力?

  Eric:我们并不是推动学生让他们更具有创造力,而是我们选的学生本身就极具创造力。学院更多的是帮助学生把这些创造力疏导到动画中。

  东方早报:法国动画相对来说,短片多而长片少。短片制作的技巧在哪儿?

  Eric:我一直和学生说,做短片要运用“The Kiss Principle”——即简短快速地传递你的想法。每一部短片都应该像诗一般的宝石,富有创意、简洁、幽默并深刻着。

  东方早报:对于中国动漫专业师出现的低收入高付出的情况,造成了一些人才流失。法国的动画工作室是怎样的现状?

  Eric:法国作为欧洲最大的动画工艺国家,在世界排名第三,仅次于日本和美国,所以在法国有很多机遇在动漫行业工作,从事这个行业的专业人士也有相对较高的收入,当然去好莱坞发展会挣更多的钱。他们就好比是游牧人,不断地在一个电影接一个电影、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中感受自身被其感染的程度,由此作出自己的选择。

  东方早报:上世纪90年代至今是中国的动画的转型期,面临美日动画的冲击,既想传承传统又不得不模仿美日,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Eric: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曾经出现过中国动画的鼎盛时期,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动画佳作,尤其是上海美术制片厂。这些动画都是基于中国传统文化,形成了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在八十年代末又出现了中国动画的再度辉煌期。之后由于资金等多重问题,中国动画进入了停滞状态。

  现在,中国政府鼓励开办动漫学校、建造工作室,支持动画制片厂能做出更多的,吸引全世界目光的影片。但是潜在的危险也不容忽视,当你不计成本去追求成功时,很可能就会变成一块海绵去吸收别人的东西,尤其是去模仿在市场上接受度非常高的作品,这样便容易做出没有灵魂的作品。

  还有很关键的一点,中国动画影片要找到一个主题,既要真实地反映中国文化,又要赢得国际市场的认可,这也成为很多创作者所面临的困扰和问题。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3D不能取代艺术家 我们从未放弃最初的专业手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