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如果《喜羊羊与灰太狼》在日本播出,也很可能受到日本孩子的喜欢,就像柯南、哆啦A梦在中国很有知名度一样。

  儿童人口下降,致使玩具制造商、电视广播公司等传统赞助商停止为动漫新节目提供资金,许多动漫工作室——大部分是小工作室——已经转行制作供成人观看的色情和暴力影片;

  由于Youtube和其他免费网络服务,动漫DVD销量已经连续几年下滑,动漫业人才越来越多地转向电子游戏等待遇更高的领域工作;

  中国等国的动漫工作室已能制作出高质量的日本风格动漫,更有许多动漫家前往日本开拓市场……

  曾经叱咤全球的日本动漫业,早已不复2002年《千与千寻》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奖时的风光,日本动画协会理事长布川郁司在接受《环球》杂志专访时表示,如果日本动漫不顺势改变,就将遭遇生存危机。

  日本动漫开始“长话短说”

  《环球》杂志:日本的动漫产业可以说是战后才发展起来的,为什么能发展得这么快?

  布川郁司:的确如此,日本动漫产业的历史应该不会超过50年,最初主要是一些像东映这样的电影公司在制作电影动漫。1961年,漫画家手冢治虫创办了自己的动漫制作公司,并将他的热门漫画《铁臂阿童木》改编为电视动漫,大获成功。这是日本第一部真正意义的电视动漫,同时也为日本动漫业主要依靠电视为载体的发展模式奠定了基础。后来,许多漫画家纷纷效仿手冢治虫,开办制作公司,改编畅销漫画,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创作出了许多经典的动漫作品。制作一部动漫需要出版业、电视业、赞助商以及制作公司的共同参与,日本动漫产业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主要就源于产业内企业间的密切合作。

  《环球》杂志:从电视开始发展,就要针对不同的收视群体,动漫是不是也有分类?

  布川郁司:是的,日本漫画主要分为家庭动漫、儿童动漫以及“宅男宅女”动漫这三种。

  家庭动漫主要讲述日常家庭生活,适合全家人观看,比如已经连续播出40多年的《海螺小姐》,至今收视率还保持在前5名。儿童动漫则主要面向儿童,像中国观众熟悉的《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都属于这类,同样是连载许多年经久不衰。针对“宅男宅女”的动漫则是近几年来新出现的类型,一般会比较短,都是十几集讲述一个完整故事。

  《环球》杂志:刚才您提到的几部漫画里,主要的人物都是嘴大、眼睛大,这似乎是日本动漫的特色?

  布川郁司:对,这是日本动漫给观众最直观的印象,起初还有外国观众不能接受,但现在这已经是日本动漫的标志性特征了。

  当然,日本动漫还有其他的特点。比如从内容上说,题材和形式都非常广泛,制作非常细腻,从不偷工减料,在包括人物形象、性格设计、场景挑选设置等方面都很用心。虽然现在无论是电视还是电影都已经进入了3D时代,不过日本动漫还是沿袭了传统制作方法,以平面手绘为主。一集30分钟的动漫要画大约6000张手绘图,100个人耗时2个月才能完成,制作周期长,成本相对较高。

  《环球》杂志:3D时代对这种制作方式应该是很大的挑战吧?

  布川郁司:现在,日本动漫业面临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传播媒介的数字化、网络化让我们看不清未来的发展方向。一直以来,日本动漫的主要载体是电视,制作经费也来源于电视台,但近些年来随着互联网、智能手机的发展,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电视业受到冲击很大。现在每周大约有80集动漫在电视上播出,制作量越来越大,但经费却没有提高,所以连载的长篇作品越来越少,10多集的短篇越来越多。

  另外,近些年来,日本的少子高龄化问题严重,出生率连续下降,动漫的儿童市场严重缩水。不过,许多日本成年人也喜欢动漫,而且对于动漫产品的消费能力更强,可以有所弥补。但如果日本动漫不能随着这些新变化做出改变,生存就可能受到威胁。

  “走出去”需要先得到认可

  《环球》杂志:不管是在中国还是欧美,日本动漫都有很多观众。动漫“走出去”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

  布川郁司:现在日本动漫在国际动漫界已经占有了一席之地,但日本动漫走向海外也经历了一个漫长艰苦的过程,并不是说,任何作品今天制作完成,明天就可以在外国大受欢迎。

  想要走向世界,那就要首先获得认同,日本动漫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从大量参加国际性展会开始,让外国人看到日本动漫,了解他们对于日本动漫的看法和理解,逐渐积累经验,知道什么样的作品适合推向海外市场。起初,日本动漫在国际上被人批评说眼睛画得太大,人物比例不对等等,但这些年来我们坚持不懈地把具有日本特点的动漫介绍出去,慢慢开始得到接纳,每年给日本带来数百亿日元的收入,而且现在有些日本动漫特有的东西已经变成世界共通的了。

  这是一个需要耗费时间和心血的工程,关键在于不断尝试和实践,空想是不行的。

  《环球》杂志:中国在这一方面还不成功。

  布川郁司:从日本动漫的经验来看,由于文化差异,有些在国内畅销的作品到了国际上并不一定受欢迎,我想中国动漫同样面临这个问题。

  另外,中国动漫发展时间不长,国际市场环境还没有培养起来,不能着急。在这个阶段,关键是先走出去,努力让世界看到和认识中国动漫。在实际推广过程中再了解市场需求,建立人际关系。对于一部作品来说,要想清楚是立足国内还是走向海外,因为需要的战略是不一样的,不过我想,立足国内是基础。

  “喜羊羊”到日本也会受欢迎

  《环球》杂志:日本动漫界是否计划与海外力量共同制作漫画?

  布川郁司:以往,日本动漫界并不看好国际合作,因为它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产业标准,从取得版权到制作再到播出已经有了很详细的流程,外国人可能还很不熟悉。不过大家最大的担心还是在文化差异上。

  《环球》杂志:中日动漫界是否已经开始合作?

  布川郁司:大约3年前,我受邀担任上海电视节动漫部分的评委,有一部参评作品叫《喜羊羊与灰太狼》,听说这部作品在中国大受欢迎。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单从影像上看,我感觉儿童动漫的国家间差异并不大,如果《喜洋洋与灰太狼》在日本播出,也很可能受到日本孩子的喜欢,就像柯南、哆啦A梦在中国很有知名度一样。

  近些年来,中日之间有许多动漫合作,不少中国故事的改编都会邀请日本动漫公司参与。虽然我们不能对于故事本身发表什么意见,但以情节作为基础去设计角色形象和细节,这是日本所擅长的。我想,加入了日本设计师的帮助,内容会变得更加丰满,受众会更加广泛。

  日本每年也在举行动漫节,向全世界征集作品,今年的获奖者就是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我看过之后觉得她的作品完全有搬上大银幕的实力。在技术方面,中国已经有许多从事动漫创作的优秀人材,如何让他们在绘画感觉上有更多提升是接下来需要考虑的问题。我认为,人材应该通过创作作品来培养,给他们好的环境充分实践,给他们机会发挥才能。如果中国在这方面继续努力,相信中国未来会出现比日本更多的优秀动漫人材,很多地方可以超过日本。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布川郁司:日本动漫也面临生存危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