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动漫世界>>亲子动画>>  

高清动画剧场 最新最火动画片全集在线看>>   迪士尼专区视频点播 卡通明星总动员>>

央视热播动画栏目集锦 热播动画视频点播>>   火线预告片抢“鲜”看>>   

动漫资讯榜 行业动态E网打尽 新闻连连看>>  经典怀旧+院线热门 动画电影大串烧>>

动画热播榜网罗时下热门视频 点击观看>>     动画片库>>

 

  《丁丁历险记》3D大片正在热播,这部由斯皮尔伯格执导,彼得·杰克逊担任制片的好莱坞大片吸引了无数影迷的注意,成为当下坊间热议的话题之一。《丁丁历险记》问世80多年来,主人公“丁丁”成为世界文学中熠熠生辉的经典形象,关于他衍生出来的有漫画书、连环画、动画片、电影、音乐剧、纪录片、游戏等各种传媒形式,以及服装、钟表、瓷器、钥匙扣、人物模型等各种各样的纪念品,人们甚至专门为他建立了一座博物馆。这首先和丁丁自身的魅力有关,也和版权方的运营有关。
 
  创立于1780年的卡斯特曼(Casterman)出版社为欧洲最老牌的出版公司之一,该社于1857年在法国巴黎设立分社,现已成为世界上出版连环画品种最多、质量最高的出版社。1929年1月10日,埃尔热笔下的丁丁和小狗米卢在儿童读物《二十世纪小伙伴》上诞生,1934年,《丁丁历险记》交由著名的卡斯特曼出版社出版。再优秀的作品,如果从市场上消失了,就失去了成为经典的可能。这么多年来,《丁丁历险记》从未在书架上消失过,永远摆在孩子们最容易找到的位置,至今每年能为卡斯特曼带来200万册的销量;同时,迄今为止,《丁丁历险记》已被译成77种文字。2001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独家引进出版了《丁丁历险记》的22本彩图本版权(2000年版权引进,2001年出版面世),2009年版权到期后,在惊险异常的版权争夺战中,中少总社胜出,以综合优势打动了卡斯特曼,继续独家出版《丁丁历险记》,“丁丁”继续他的中少之旅。
 
  在中少总社社长李学谦看来,出版其实是一项版权的事业。确实,正如《丁丁历险记》一样,迄今,给卡斯特曼带来将近70年的世界范围内的稳定营收,出版还是一项小事业吗?然而,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正如卡斯特曼版权经理所说,“对于该系列在商业和推广上的管理是一项复杂的工作”。这是怎样的一项复杂工作,给国内出版人可以带来怎样的启示?卡斯特曼出版社首席执行官路易·德拉斯访华期间,本报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因《丁丁历险记》影视、衍生产品的版权在慕兰萨公司(Moulinsart,“丁丁”版权管理公司,由埃尔热的遗孀持有)而不在卡斯特曼,所以,对此种领域的开拓,本访谈涉及而不具体。
 
  读书报:《丁丁历险记》问世80多年来,已被译成77种文字,总销量超过2.3亿册,这和丁丁自身的魅力有关,也和Casterman的市场运作有关。将《丁丁历险记》的版权销售到全世界,Casterman做了怎样具体的工作?
 
  德拉斯:丁丁的魅力在于跨越文化和时间。尽管这作品创作于80多年前,但是任凭时光流转,这部作品仍然能够激发世界所有孩子的梦想。不论是从纵向的时间轴,还是从横向的文化轴上来讲,丁丁都是极为成功的,可以说是一个不朽的形象。丁丁不仅在欧洲非常受欢迎,在亚洲、美洲,他一样非常受人关注。因此,首先是这部优秀的作品本身铸就了它在世界范围内的成功。
 
  其次,国际化视角是卡斯特曼出版社自诞生之日起就十分重视和坚持的运营策略。相对于其他(比利时)出版社而言,卡斯特曼国外市场的盈利在其全部利润中占有非常大的比例。
 
  具体的运营中,首先,在《丁丁历险记》的编辑工作开始之初,我们就希望能够在将来把它推广到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以其他语言出版。因此,在编辑过程中,我们就在考虑这种可能性。
 
  其次,卡斯特曼出版社有一支非常强大的国际版权团队。同时,也是由于卡斯特曼是一家比利时出版社,而比利时的文化本身(也许是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就有非常国际化和开放的一面。如埃尔热先生,他是比利时人,他本人非常乐于接受和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他去过中国和美国等很多国家,这些在他的作品《丁丁历险记》中都有体现。这也是丁丁这个人物形象能够跨越文化和时间的重要原因。
 
  读书报:1929年1月10日,主人公丁丁和他的小狗米卢在儿童读物《二十世纪小伙伴》上诞生,至今已经82年,他们从未在书架上消失过,永远摆在孩子们最容易找到的位置。您认为,是什么样的原因使《丁丁历险记》能够经历如此长时间的考验?出版方需要做怎样的品牌维护工作?
 
  德拉斯:《丁丁历险记》能够经历时间考验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作者埃尔热先生过人的天赋。我们只是将这部天才的作品呈现在读者面前。
 
  当然,作为出版社,我们也面临着一些问题。比如,埃尔热先生已经过世,不会再有后续产品问世。因此,我们就要做很多编辑层面和营销层面的工作,比如,我们针对不同的读者市场推出了《丁丁历险记》不同尺寸和版本的图书。首先,我们致力于保持这部作品的持续性,就是能够不停地让孩子们和读者感到有新鲜感。其次,我们也希望这部作品成为读者必须收藏的经典。就是说,如果他们购买了其中的三四本,就会有收集全套的愿望。因此,我们营销的重点在于激发让读者集齐全部图书的愿望。再次,我们不断地丰富这套作品作为收藏品的各种形态,如不同的开本、不同的装帧形式、表现形式、不同的定价等等。从而进一步激发读者收藏的欲望。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可以看到《丁丁历险记》的很多种开本形式。同时,我们也会根据不同国家的需求,对这套图书做一些改变。比如,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推出《丁丁历险记》小开本的国家,以便于孩子们阅读。
 
  我们的目标是使《丁丁历险记》成为“适合7岁到77岁读者阅读”的图书。因此,在不断丰富针对各个年龄段读者的产品开发的同时,每四个月我们就会策划一个营销活动。
 
  读书报:《丁丁历险记》的第一次“触电”是在什么时候?曾多少次被改编成电影、动画片、音乐剧和纪录片?在您看来,《丁丁历险记》为何如此被影视媒体青睐?
 
  德拉斯:之前有一些电影,最主要的是两部,但远不及这部(Tintin 3D)成功。25年前,埃尔热就和斯皮尔伯格有了接触。当时,斯皮尔伯格认为没有足够的技术和财力来把丁丁拍成一部好电影。所以,他选择了等待可能出现的机会,这一等就是25年。
 
  其一,斯皮尔伯格和彼得·杰克逊都非常喜欢《丁丁历险记》这些角色和故事;其二,斯皮尔伯格受“丁丁”启发,才拍摄了他的著名影片《印第安纳琼斯》(《夺宝奇兵》);第三,他认为,正如我刚才说的,丁丁是一个能够跨越文化和时间的人物形象,他意识到《丁丁历险记》能够吸引世界各地孩子的兴趣。因此,作为一位导演,以一个在70多个国家都家喻户晓的人物形象为基础拍摄电影,就非常容易理解了。更何况,这部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和故事可谓老少咸宜,非常适合全家一起观赏,爸爸妈妈和孩子可以一起走进电影院。其实,这样一个能够跨越文化、跨越时间,同时能够满足不同年龄段观众观赏兴趣的形象并不多。
 
  同时,埃尔热的作品非常漂亮,艺术感强,作品的品质之高令人难以置信。如果你仅把某幅作品中的一小部分拍成照片,多次放大后你会发现它依旧很漂亮,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电影的开发是由慕兰萨和派拉蒙合作进行的,卡斯特曼并没有参与。但是,卡斯特曼和他们结成了铁三角关系。与派拉蒙的合作很不错,他们真的很棒很专业。所以,我们和派拉蒙在发行计划、推广以及跨市场推广上都保持联系。因此,这种相互关系就是一个由制作、商业运作和市场推广组成的三角形。
 
  读书报:目前,在《丁丁历险记》的销售收入中,什么是最重要的部分?
 
  德拉斯:考虑到《丁丁历险记》系列图书不再有新的故事,编辑、市场、推广和营销方面的通力配合是十分关键的。我们通过提供不同的版本、不同尺寸的图书,以适应年轻读者的需求,同时,也是为了更好地展现埃尔热作品的精髓。
 
  读书报:Casterman为何选择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为《丁丁历险记》中文版的独家出版商?下一步,双方是否会有更进一步的合作?
 
  德拉斯:2000年时,我们认为是把《丁丁历险记》的正版图书带入到中国的时候了。那时,我们并不知道中国的出版社及中国读者是否会对这套图书感兴趣。实际上,我们知道那时连环画作品在中国并不是非常受欢迎,但是在中国那时其实已经有许多《丁丁历险记》的非官方版本(小人书,编者按)了。
 
  我们5次来到中国,拜访了30多家出版社,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成为我们最初圈定的4家出版社之一。从与中少总社的会谈中,我们感受到:
 
  激情:他们的社长、总编辑、版权经理……不论是在编辑层面或是在市场层面,他们都热情饱满,随时准备启动;
 
  专业:我们将中少社视为我们在丁丁这样重大项目上的潜在合作伙伴。他们详细描述了他们在编辑、推广、发行等各个方面的计划。同时,中少总社还出版有许多儿童杂志——这一点也让我们非常感兴趣。实际上,我们认为通过这类媒体在中国市场上推广丁丁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
 
  在中少总社,许多决策者对丁丁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下一步,我们双方将通过丁丁电影的上映,更加扩大丁丁的影响力。
 
  读书报:当年,埃尔热在遗嘱中将《丁丁历险记》的版权赠予卡斯特曼,并声明版权期为70年而不是行业内通行的50年,是什么让埃尔热如此信任卡斯特曼,这是否也是《丁丁历险记》畅销不衰的原因之一呢?
 
  德拉斯:“信任”与“忠诚”这两个词诠释了埃尔热与卡斯特曼出版社之间的关系,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埃尔热会授予我们70年的版权。有关我们之间合作的详细事例,及我们在世界范围内对丁丁所作的推广,请参见法国报纸《费加罗报》10月份的简报如下:
 
  “近十年来,每年都以一百万册法语版的数量销售着,没有什么变化。这与1979年四百多万册的发行记录相去甚远。这半个世纪以来,丁丁和米卢的传奇故事成为了畅销书,在全世界被翻译成77种语言,但它同时也面临着很大的问题。没有什么新的历险故事可以继续推动这个系列了。埃尔热希望‘丁丁不要在他死后再有什么历险’。在他1983年过世之后,版权所有者尊重了他的遗愿。”
 
  “在卡斯特曼出版社的双重推动下,由小布朗出版社编辑的十来本图书采用了全新的封面,以便更好地吸引美国的年轻读者。”
 
  “凭借着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丁丁又找回了广大的读者,尤其是儿童读者。这位电影导演的承诺是:还年过八旬的采访记者以永恒的青春。”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卡斯特曼CEO:如何把“丁丁”版权卖到全世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