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字母检索


首播

重播

  文/新浪动漫

动画《花开伊吕波》是以位于石川县的某个架空温泉街为舞台

  动画《花开伊吕波》是以位于石川县的某个架空温泉街为舞台,描绘在那块土地上劳动人民生活面貌的一部作品。担任动画制作的是P.A.WORKS,一家坐落于富山县的动画工作室。去年公司迎来了创立10周年的日子,本作也挂着 “10周年纪念”的头衔。

P.A.WORKS的富山总部工作室里

  将动画工作室设置在地方办公楼这点着实有些少见。因为基本所有的动画公司都“为靠近有业务关系往来的公司”而集中在东京近郊的大城市中。以年轻员工为主的P.A.WORKS整体散发着一股令人轻松的气息。

工作室留有很大一块共用空间

  将根据地设在地方这点的缘由是对动画业界本身怀有的热切思念。这从《花开伊吕波》中所描绘的劳动人民的身影中便体现得淋漓精致。本次访谈的关键词是“从员工到职人(職人,即手艺人、工匠)”,然后到“富有期待的评价”。为探索动画工作室新存在形式的可能性,笔者采访了P.A.WORKS的社长,堀川宪司先生。

关于堀川宪司社长

  P.A.WORKS的富山总部工作室里。工作室留有很大一块共用空间,给人一种十分宽敞的印象,午餐时也给人一种融洽的气氛。

  作品简介

  在东京长大的松前绪花离开母亲皐月身边,孤身一人来到祖母四十万翠经营的“喜翠荘”,作为女侍过着一边打工一边上学的日子。在喜翠荘的新生活,以及在此相遇的伙伴们,让绪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感情。

  关于堀川宪司社长

  1965年出生于爱知县,曾就读于富山大学理学部,因立志于动画业界而中途退学。经专门学校先后进入了龙之子、Production I.G后,1997年与真下耕一共同成立了Beetrain。2000年与富山县东砺波郡城端町(现南砺市)成立了越中动画本铺株式会社(越中,富山旧称)。2002年将公司名称改为“P.A.WORKS”。截至目前,富山总公司包含演出、作画和CG三个部门,在东京的事务所包含了演出、设定与制作三个部门。其代表作为《true tears》与《CANAAN》等作。

  ―― 《花开伊吕波》(以下花开)是以旅馆为舞台描写绪花众人工作情景的作品。所以作品的主题自然带有“工作”的印象。P.A.WORKS是一家热心于在地方培养年轻人才的动画工作室,于是很容易让人与《花开伊吕波》的主题重叠起来。请您谈一下这部作品诞生的契机是什么?

  堀川:《花开》是以我与主创人员在讨论即将制作的原创动画主题时,想到正好这部作品的发表时间是公司10周年的关系,便提出了“如果以我这10年里在工作现场边培养边观察到的年轻人”为主题来制作的话…这件事为契机诞生的。在其它数个提案中,岡田麿里小姐表达了希望挑战以“旅馆”为舞台来创作的意愿。旅馆里有各种不同年龄层的人在工作,不同的部门也有不同的专家,大家通过团队合作共同经营着旅馆。从这点来看,与动画制作现场也颇有几分相似。于是便带着这样的想法制作了这部作品。

  并非以员工而是以“职人”为目标培养他们

  ―― 说起来,堀川先生为何想要成立动画工作室呢?

  堀川:因为想一直继续制作动画。希望创造一个能继续好好制作动画的理想环境。便想先培养在制作过程中担当作画的动画人。想培养一批即使上了年纪也能靠一支铅笔吃饭的职人。会有如此想法是因我从1990年开始在动画业界从事制片人以来,感觉到为了一直制作喜欢的动画,就必须先组织起一个强而有力的工作团队。为达成自己的目的,便将培养他们成为动画人列为了最优先课题。

  ―― 培养动画人是最辛苦的事吗?

  堀川:我是这么想的。明明是动画制作的核心部门,业界却没有一个应用人才培养的高效培训课程。虽然现在基本是在实践中学习,但目前为止的作品倾向、培养环境等等都不能说适合培养人才。

  动画人的报酬基本上就是“产量”。画多少得多少这种形式,对速度与质量需要兼备的量产作业来说还是有其局限性的。在发觉到这种局限时,就必须考虑“这之后”可以利用的武器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动画人体内对日本商业动画追求的流行趋势及顺应变化的部分就开始变得迟钝,但我想即使那样,只要有长年锻炼出来的作业速度和高超的作画技术在,就能有效活用它并找到出路。

  ―― 随着年龄的增长,动画人之间会根据实力与经验体现出差距,是吗?

  堀川:嗯。其实动画人到最后,也有像靠体力决胜负的运动员的地方。20岁时不得不靠消化数量(来吃饭),到了30岁数量的无法提高了。我们经常拿棒球投手来比喻。年轻的时候提高自己的基础体力与速度,之后再掌握力道和投球战术。30岁开始体力与速度还能慢慢增长的事我还没有听到过。

  现在在我们这儿的20多岁的孩子们基本也是如此,他们通过获得必要的TV动画工作量,对自己的基础体力和速度获得充分锻炼。我想能够达到一定产量的话,即使过了30岁,还有像样的技术的话,到哪里都可以活下去吧。年轻的时候掌握的速度这份才能会成为他们最大的武器。

  在这之后,在产量的基础上追加些许附加能力价值的话再让收入增加,并安定下来长期以此生存。我希望向人们传递这方面的信息。

  ―― 就是为了将动画人打造成职人般的专业人才,才创立了这家公司吧。

  堀川:不,并不是想培养动画人才创立了这家公司。是想制作动画才在培养这些动画人。为此才把培养动画人列为公司的首要课题。为了长期以此生存,需要拥有什么都能画,且短时间能画很多的实力。另一点是对工作的热情。特别是在思考该如何给予他们“成就感”这件事,一直在考虑。

  ―― 成就感,是吗?

  堀川:这也就是我创立这间公司的理由之一。90年代后半动画作品数量突然爆发的时候,不论在哪里都会出现作画人手不足的情况。一个动画人同时操刀三四部作品是常有的事。结果每部作品只画了10cut,大约40秒的程度就结束了,“自己制作了这部作品”这样的“成就感”就很难产生了。特别是新人本来就对工作量是难以控制,光是赶稿便已精疲力竭了。

  继续这样的做法的话,像埋头挑战这部作品的主题、作画这种事,很遗憾已经不可能了,明明怀抱着梦想进入了这个业界,还没熬到让胸中充满成就感的那一瞬间便已先消耗完了自己的气力。

  那么通让公司来控制每人作业量,确立不让员工同时担当复数作品的体制,从第一话到最终话专心于一部作品的话呢?就会有“自己充分参加到这部作品的制作中去了”这样的想法了吧。公司将同一话中尽可能多的cut分配给某员工,不是40秒,而是5分钟左右的镜头、让他觉得“这一幕全部是自己干的”的话,心中也会产生足够的动力与责任感的吧。

   P.A.WORKS的员工宿舍是现代版的常磐荘

  ―― 动画作品虽然是根据分工制细分各自承担部分的作业模式,但要给予作业者个人成就感的话,让其担当的部分清晰、明确比较好。这就是在富山成立公司的原因,那么为何选择在地方设立工作室呢?

  堀川:要说我个人的理由的话,是因为和家人约定好要回到富山定居,且正好数字动画制作技术渐成主流,即便在地方也能创造可以工作的环境。而且地方的话地价也便宜,所以建好工作室后还搭建了宿舍。

P.A.WORKS的员工宿舍是现代版的常磐荘

  小鬼们基本都住在宿舍。心想如果变得像漫画家的常磐荘(日本漫画家圣地,坐落于东京市区的木结构公寓,手冢治虫、石森章太郎、藤子不二雄等传奇人物皆曾借宿于此并在这里创作出许多不朽名作。1982因结构老化而拆除。)一样的感觉的话就好了,所以能为他们准备好了这样一个地方还不赖吧。比起我苦口婆心的说教,有着相同理想的他们通过互相交流,一边谈论着理想和做不到的事,一边磨练着自己的实力,也是不失为一件好事。

  ―― 《花开》中的绪花他们也是,一直在旅馆生活,并在宿舍一起生活。这也是成为提高“现场士气”的要因吗?

  堀川:我是这么想的。最初向一家农户借用了九间房,大家合租生活。但年轻人比起合租,可能还是狭小的单间比较好,结果就变成建了一栋宿舍。确实动画人在公司时近乎10小时端坐在同一个房间的桌子前,抬头不见低头见,至少得保证他们在家时的隐私权比较好。

  不过大家关系都很好,即使回到宿舍也常常集中到一个人的房间里一起打游戏。还有,虽然在东京是无法想象的,但这里甚至还有有车的动画师,好像也有大家搭便车去温泉玩这样的事。

  ―― 大家都是北陆(即现在的新泻,富山,石川,福井四县)出身的吗?

  堀川:不,都是从全国过来的哦。虽然可能有些意外,其实来自琦玉一带的人反而比较多。琦玉虽然可以直接往来于东京,但交通费还是不少的。租便宜宿舍一个人生活的话,我认为东京和富山其实也没有区别。待磨炼到某个程度后能够自立,就可以考虑去东京打拼了。

   有10个同届伙伴的重要性

  ―― P.A.WORKS成立这十年,从公司一员的角度看,您有何种感想呢?

  堀川:我想从公司的角度来看只是成立了10年而已,第10年看到的情况,与成立20年能看到的情况,30年需要考虑的情况完全不同,我有想把成立这10年来获得的宝贵经验作为“早期向前辈们的挑战”记录下来的想法。

  最近5~6年,公司都保持每年聘用约10人的方针,平均年龄也都是20来岁。他们一直在没有前辈的环境中努力过来,技术并非继承而来的。但即使这样,拥有10个有许多优点的同届伙伴这件事,作为培养环境我想是非常好的。

  大家作为新人一同加入了这个公司,相互间会碰到类似的技术障碍。不知如何是好,也没有能告诉他们解决办法的前辈在,在只有自己的情况下一边碰壁一边向前进。在不独立思考就无法前进的早期环境里,同届生比较多的话也能获得不错的经验。

  ―― 在没有前辈经验的情况下,就需要有自己克服障碍的自觉了呢。

  堀川:对。但果然还是有其缺点的。我这里的情况是,大家不论能力差距,都是至今悠哉悠哉成长起来的同届生。他们之间就像学校同级生一样关系亲密,自然而然地聚拢到了一起。实在没有多少想脱颖而出的人出现啊。在东京的话相互之间则会抱有更多敌对意识。

  ―― 您认为与东京的区别是什么。

  堀川:上面没有可以评价你的经验者,这点吧。因为身边都是认可你的人,无法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最近这点才稍有改善。

  某位常年出差的培养计划负责人,去年终于回到了富山,通过监督作品开始评价他们的能力。“新人当中什么能做到,什么做不到”,“以谁与谁为中心,组成今后的作画队伍吧”。这样的传言在他们之中,就会开始产生“为什么他和我的评价会不同呢”这样的想法。这样才一下子在工作现场产生了非常强烈的紧张感。

  以前反而是有根据辈分资历,从前辈那儿获得工作这样的不成文规定。因为这本来是和技术与才能的世界完全无关的东西。自从变成并非辈分资历关系而是以技术能力决定工作内容后,突然就有了从学校变成“能力的战场”这样的感觉。

  ―― 变成了某种“成果主义”了呢。说到成果主义的话,往往会因此导致人力疲敝,为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有下过哪些功夫吗?

  堀川:那就是得作出让他们心服口服的评价了。所谓正确的评价,就是为了调动工作者的工作热情并提升其对自身成长的认识能力而准备的。所以不中肯的,无法让本人服气的评价没有任何意义。居上位者其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能从某个方向上看问题时对之明确作出正确无误的评价。

  ―― 并不单单只是上司呢。

  堀川:职人的话,对有实力者的工作而言,这(正确的评价)有着超越语言本身的说服力。对拥有压倒性实力的人所做的评价,就如同您所说,已经不是职责上的评价这样的感觉了。

  ―― 所谓的评价,是不让职场变成让人提心吊胆的地方,而是变成提高他们的工作热情是吗。

  堀川:是的。我觉得他们的能力会提高的原因之一就是有“(正确的)评价”的存在。特别是对从事动画制作的人来说,非常希望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成果。对自己努力的事,会有“希望谁来评价一下”的想法。他们自身最大的动力,就是希望自己画的、制作的作品能够成为众人的话题并被评价这件事吧。自己接手的东西能被谁看到后,被人评价了“感动死了!”、“那儿做得不错呢”、“他画的场景好赞”之类的感想的话。这会与他们的工作动力有莫大关系。

  ―― 评价会产生干劲呢。

  堀川:嗯。说到所谓的动力的话,刚才也提到过,在某一话里将一定程度的cut交给一人也是其一呢。直接说“我想做这一幕”便接下工作也可以。然后,抱着与将这一幕完全交给自己来做相应的责任感努力将这一幕做好。当然,因为能力不够而被拒绝这样的情况也是存在的。希望早点被监督任命负责关键场景制作这样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动力。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作品十年磨一剑 P.A.WORKS经营法则 1